頂點小說網 > 仙俠修真 > 我是至尊 > 第五百七十五章 此生戰最后一次!

第五百七十五章 此生戰最后一次!

黑龍法典   幽冥仙君   惡魔就在身邊   是籃球之神啊   路過漫威的騎士   我們的電影時代   宿主總是愛掉線   我在末世有個莊園   煉盡乾坤   輪回樂園   我的漫畫家攻略   大當家不好了   筆趣閣

    遼闊海面之上,一場超級大戰正在進行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,原本阻擋改流水道的山峰,此際已然悉數崩裂,滔滔洪水自這道乍現的缺口處,急疾傾瀉,固有水道登時大亂。

    在此據守的十幾位妖族圣人,在一位鳳族高階圣人率領下,對被圍困在核心的狐皇與貓祖展開瘋狂攻擊。

    承受圍攻的兩位皇者已經是遍體鱗傷,卻仍舊在高呼酣戰,長笑不絕!

    鵬皇鷹皇等妖族皇者此際實則已經到場,就在高空看著這慘烈一戰,一臉的糾結與不忍,眼神中,全是掩飾不住的暴戾與蠢蠢欲動,似乎隨時都準備加入戰圈。

    但同在左近的鳳皇就在一邊,冷眼旁觀,若是他們出手,鳳皇也會出手介入。

    更外圍,還有數以十萬計嚴陣以待的妖族海族高手,但這么多的高手說是嚴陣以待,實則就只是在外圍靜靜圍觀,對于被狐皇與貓祖打碎的三座大山渾若視而不見。

    任由那滔滔海水不斷的奔流而出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些個海族高手前去想要搬山修復的時候,還被鵬皇與鷹皇等制止!

    “這是我兄弟的最后心愿。我們無法阻止他們赴死的決心,但他們想要這海水從這里流到他們身死之后,那么這缺口就必須要保留到那個時候!”

    “為了整個妖族的利益,為了個人立場,我們不能救他們,已經注定要心中愧疚一世。若是連這一點小小心愿都無法滿足,復又有何面目茍活在世上!”

    無數海族,包括海皇在內,對此狀況就只能是束手無策,徒嘆奈何。

    縱然了然當前狀況,但眼看著那滔滔海水呼嘯奔流遠去,一個個都是不忍卒睹。

    “狐兄!”

    鳳皇的聲音在響:“大家同根同源,立場本一,何苦要一意孤行,執意這條不歸路呢?只要你們答應,我愿以聲名榮譽為擔保,你們會有活過來的那一天,我只要你們的兩萬年的元魂沉眠時間為代價!”

    “你們活下來了,才可以說到再造族群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們兩萬年的時間,換來妖族統治整個玄黃大陸,長治久安,不管怎么說,都是合算的吧,都是身為妖族一份子該為應為之事吧?!”

    狐皇又是一口鮮血狂噴出口,形容更顯凄厲,狠狠道:“鳳皇,妖族得勢,君臨玄黃,我自樂見,不會有任何異議,但是,現在這個未來的結果是要以犧牲我這億萬子民為代價,縱然妖族君臨玄黃,我狐族卻已盡滅,若是你,你會怎么選擇,甘心成就這份大義嗎?若是你是我,你會怎么做,若是你現在紅口白牙的說一句,我會成全大義,我便允你又如何!”

    鳳皇無奈道:“若我是你,我同樣不會放棄吾族子民,但現在情況不同,你和貓反叛妖族在前,更再三破壞妖族大計于后,我能夠承諾給你們再興之日,已經是極限!便如你所言,正是妖同此心,心同此理。滅世策注定是需要元魂與鮮血的,在犧牲你之子民與犧牲我等之子民,該當如何選擇,彼此心知!”

    “以你們現在頭冠的叛逆之名,若是不需要付出一些個代價,何能服天下妖眾之心,何來他朝再起可能!”

    狐皇哈哈大笑:“好一句妖同此心,心同此理,既然立場分明,何必多言,大家心知肚明,我們何嘗有做錯過什么,歸根到底,不外就是有妖需要犧牲,但你們不愿意犧牲,就讓你們之外的其他人犧牲而已,而這個付出,這個犧牲,直接就是整個族群的覆滅!鳳皇,你不覺得你的說詞很是蒼白可笑么?”

    “叛逆?誰是叛逆?我們如何才變成了叛逆?鳳皇,你現在需要用這么冠冕堂皇的口氣跟我們說話了嗎?!”

    貓祖一邊戰斗,鮮血橫飛,一邊狂笑:“說得多動聽,需要服天下妖眾之心!鳳皇,數萬年兄弟,你在說這句話的時候,可曾經問一問你自己的心?現在的妖眾,有誰敢不服你跟龍皇那個**的嗎?”

    “是與非,果然是不重要的,歷史從來都是由勝利者所書寫的!”

    “但我還是要再聞一句,我們這數萬年以來的修煉,又是為了什么?!”

    “難道就為了成就族群皇者,成就圣人階位,然后被你們用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拿去,進行滅世策么?”

    “何等荒謬!何等可笑!”

    “要殺便殺,假惺惺的做什么?沒得污了我們兄弟的風骨!”

    “來吧,來啊!”

    鵬皇等幾位皇者臉色黯然,目光復雜異常。

    狐皇與貓皇的話,顯然戳中了他們的心底要害——

    他們想要救兩皇么,肯定是想救的,只要出手就可以了,但出手之后呢,后續要怎么辦,根本矛盾仍舊存在,不犧牲狐族子民,就要犧牲其他種族,可誰有樂意呢?!

    鷹皇脾氣暴躁,忍不住怒吼一聲:“我聽不下去了!鳳皇,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么?為了成就大計,您還真是什么舍得出去啊,聲名榮譽?我呸,您還剩下多少您自己沒點數嗎?天下妖眾之心?真把其他妖都當傻子么?明擺著就是妖族冤枉了他們,愧對了他們,為何還要信口雌黃,欺騙一個將死之妖?”

    鳳皇一臉鐵青。

    兩側。

    圍攻的妖族強者臉上,也都流露出來了明顯的不忿之色。

    兩位皇者,兩位高階圣人都已經被你們逼迫到了這等地步,還想要如何如之何?

    戰斗仍舊在持續,轟轟轟的戰斗聲音響徹天地,兩位皇者已經開始拼命了,盡展本族天賦異能,施以極端戰法戰技,周圍參與圍攻的妖族圣人縱然是不滅之身,仍舊難免重傷在身,一個個的七竅出血,傷痕累累。

    狐皇與貓祖突然同時一聲厲嘯:“兄弟們,此生末路,只幫我倆這一次!”

    遠方,觀戰的鵬皇鷹皇雕皇鶴皇虎皇豹皇熊皇不約而同的挺直了身體,目光灼灼看著這邊。

    但聞轟隆一聲巨響,天空中乍然出現了一只巨大的雪白狐貍。

    這頭身量超過數百丈高的狐貍,在空中騰飛來去,身后的長長的九條尾巴早已將整片天空盡數遮蔽,哪哪看起來都是毛茸茸的。

    鳳皇見狀臉色陡然一變,大喝一聲道:“退!快退!”

    只可惜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又聞貓祖哈哈狂笑,身子同樣在一瞬間生長到數百丈,下一刻,空中驀然出現了另外八只與貓祖同樣大小的巨貓!

    如此一共九尊巨貓,在空中懸浮起落,形成了一個大圈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九貓聯袂,將所有參戰妖族圣人盡數包圍于其內,而每一頭巨貓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都強橫到了極致,無論外人還是當事者,都分不清楚哪一個才是貓祖真身。

    而這,正是貓祖九命妖貓的本命神通。

    貓祖全力爆發之瞬,以本身為原點,瞬間凝聚九道分身,這九具身體,每一具都擁有貓祖巔峰時期的全部實力!

    也就是說,貓祖在瞬間將實力提升整整九倍!

    九頭巨大的貓祖在空中,將所有參戰的妖族圣人盡數籠罩其中。

    緊跟著,同樣身在半空中的九尾狐一聲厲吼,一片瀲滟光華,在空中極速鋪展出去。

    所過之處,那一個個的妖族圣人盡都如同喝醉了酒一般的在空中搖搖晃晃,東倒西歪,無能自已。

    下一個剎那,那些個妖族圣人渾身上下的皮肉筋骨開始是迅速紛紛潰敗;整個身體便如是冰雪消融一般,在空中化作了一個個的骨頭架子。

    銷魂蝕骨!

    狐皇的天賦神通,終極絕招;以畢生修為與靈魂為引,形成最極端的戰果;令到所有身處在攻擊范圍之中的妖族圣人,肉身盡廢,終此一生再都沒有恢復的希望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肉身盡廢,非是盡毀,因為毀了,還可重塑,中了這記銷魂蝕骨的,骨架留存,卻絕無再生血肉的可能,只能以一副骨頭架子的樣子繼續存活。

    圣人不死不滅,但以一副骨頭架子的狀態生存下去,余生……真的是一點也不容樂觀了!

    那瀲滟光華在侵襲過被貓祖包圍的一干妖族圣人之余,仍舊夾雜著迷人的氣息,在往外持續蔓延,高空明明罡風呼嘯,卻一點都不能將之吹散。

    正要沖出去的風皇猛然止步,大喝一聲,涅槃天火猛然撒出,針對那瀲滟光華展開燃燒,然后才是他身子一動,往前奔出。

    然而鵬皇鷹皇等諸皇盡皆淚流滿面,齊齊一橫身,盡都擋在了鳳皇面前,臉色冷漠:“兄弟今日走,讓他們撈些本錢!鳳兄,給個面子。”

    鳳皇被諸皇的動作氣得幾乎要吐血!

    給個面子?

    撈點本錢?

    這面子給了,可就是二十多位圣人強者,妖族最中堅的力量盡數傾覆于此啊!

    狐皇貓祖的本命,豈是易與?!

    他狠狠咬牙,抬眼看去。

    只見鷹皇,鵬皇,鶴皇,雕皇四位皇者盡皆橫身攔在自己眼前,臉色堅決,目光堅決。

    意思很是明白,你要再動,我們就要出手了!

    更遠一些的地方,虎皇,豹皇,熊皇已然顯露了本體,正自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。

    虎皇的一張大黑臉上,滿滿的都是淚,目光中對自己的仇恨之情,已經無法掩飾。

    這太明顯了。

    這七個家伙,都已經做好了準備,只要自己敢動手介入,他們就敢不顧一切的出手。

    因為剛才狐皇與貓祖出手之前,已經請求了他們。

    “此生末路,只幫我倆這一次!”

    他們沒有拒絕,不能拒絕。

    既然沒有拒絕,那就是答應了。

    我兄弟身為皇者,今日末路啟程,怎么能沒有幾個陪葬的?

    他們能拉走幾個算幾個!

    若是連這點要求都有人阻撓,那就是咱們一生的仇敵!

    七雙眼睛,四雙在面前,三雙在背后,虎視眈眈,狠狠凝視。

    鳳皇長長嘆息,只感覺渾身上下充滿了無力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你們會后悔的,一定會后悔的!”

    鳳皇閉上眼睛。

    鵬皇等嘿嘿冷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后悔,狐皇貓祖之今日,或者就是我等之明日,然而縱然來日因此而身死道消,族群全滅,萬劫不復……我們,也絕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七位皇者同時挺直了身軀,挺起了胸膛,肅容站成一排,齊聲喝道:“兄弟一路好走!我們來生,再做兄弟!”

    空中,傳來轟轟大笑。

    那是狐皇與貓祖的聲音。

    兩位皇者,末路在前,居然笑得很開懷,絲毫不見萎靡。

    “多謝了!”

    九命貓那邊已經開始發動了,發動最后,最極端的攻勢——

    剛猛無倫的攻擊極限引爆,九具身子同時綻放出刺目的光芒,隨即,一道道雷霆從九天落下,每一道雷霆,都夾雜著炫目的紫色光芒,每一道都有水桶粗細,密密麻麻的從空中落下來。

    雷霆萬鈞,盡數劈在圍攻他們兩個的妖族圣人身上。

    被狐皇秘招盡廢的一個個骨頭架子在雷霆中顫抖,在雷霆中逐寸逐分潰散,那許多的妖族圣人靈魂盡都在雷光中冒了出來,拼命大呼:“狐皇陛下!貓皇陛下高抬貴手啊!”

    但,狐皇與貓祖臉上表情并沒有半點波動。

    這本就是他們用來搏命撈本錢的最后手段,只求盡速盡敵,哪里還手下留情?

    高抬貴手?

    剛才你們幾十個圍攻我們兩個的時候,有過高抬貴手嗎!?

   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今天在這里,同樣適用!

    所以,你們,去死吧!

    雷霆持續不斷地往下落著,一具具的骨頭架子在雷光中破敗,消散,一個個圣人元魂,在雷光中扭曲,終究消散,化作了天地之間的一縷精純元氣。

    誰說圣人不死不滅?

    那不過是因為……沒有同階甚至高出一階的強者,以同歸于盡的毀滅手段攻擊!

    狐皇與貓祖,兩位皇者此際所展現的都是玄黃巔峰至絕戰力威能。

    兩個人同時施展極端之招,威能級數絕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二十八位妖族圣人,隕滅!

    還有七位妖族高階圣人,總算是撐過了死亡雷霆的侵襲,但仍舊是純粹的骨頭架子形態。在空中孤立,說不出的怪異,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風凌天下說

    這幾天忙得我沒頭蒼蠅一樣,天天醫院家里來回跑七八次……

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

百度北京赛pk10直播